<fieldset id='f01ti'></fieldset>
      <acronym id='f01ti'><em id='f01ti'></em><td id='f01ti'><div id='f01t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01ti'><big id='f01ti'><big id='f01ti'></big><legend id='f01t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i id='f01ti'><div id='f01ti'><ins id='f01t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f01ti'></span>
      2. <ins id='f01ti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f01ti'><strong id='f01ti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f01ti'></i>
          <dl id='f01ti'></dl>
        1. <tr id='f01ti'><strong id='f01ti'></strong><small id='f01ti'></small><button id='f01ti'></button><li id='f01ti'><noscript id='f01ti'><big id='f01ti'></big><dt id='f01t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01ti'><table id='f01ti'><blockquote id='f01ti'><tbody id='f01t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01ti'></u><kbd id='f01ti'><kbd id='f01ti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賣綠傘的小女孩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• 来源:亚州情色_亚州色区_亚洲 图片偷拍网

            最近天氣很熱,火辣辣的太陽照射著大地,就算你往路面上潑水都會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迅速蒸發到,過路的行人們熱的快要虛脫,恨不得找一傢傘店買一把傘,甚至雨傘也行。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的一個小角落的樹蔭下,有一位八九歲的小女孩在路邊賣傘,傘都是統一綠色,小臉蒼白。

            而我也沒什麼好奇怪的,大熱天嘛,很多人都會熱的,曬得臉上沒有血色。

            這位小女孩看到我正在看著她,立刻笑逐顏開,熱情的問著我:“姐姐!看看這幾把傘吧,裡面雨傘,和遮陽傘,您看這麼熱的天,要不要買一把傘?”

            那天真無邪的小臉讓我有些不忍心,才這麼小的小女孩就出來買傘,她的父母呢?又是一對虐待兒童的父母。

            小女孩見我猶豫不決的樣子,開始瞭苦情計“姐姐~您就買一把吧,要是我今天掙不瞭錢,爸爸媽媽又該打我瞭……”說著說著就快要哭出來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我於心不忍,隨手挑瞭一把遮陽傘問瞭她價錢。

            她立馬高興瞭,咯咯咯的笑著:“不多不多,五元就好!”

            “那姐姐給你十元吧!”我看她可憐的樣子,同情心立馬指使我給瞭她十元。

            然後不等她回答,打開傘,擋在頭頂上就走瞭。

            小女孩一直盯著我,笑瞭……

            打著傘,我直奔傢裡去,但是打著打著,快到傢的時候,頭很痛,就像是有什麼往頭頂吸似的。

            到瞭傢中,我把傘收起來,靠在墻上,我迷迷糊糊走向大床,躺瞭上去,這才好點。肯定是中暑瞭!那麼熱的天自己都快要虛脫瞭。

            我一直睡到瞭半夜,迷迷糊糊醒來,頭還是有些痛,於是我就吃瞭些止痛藥,這才好一點。恍恍惚惚中,我瞟見瞭那把綠色的遮陽傘,在黑暗中,那把綠傘顯得異常詭異……

            直到第二天,天空沒有瞭那害人的太陽,陰陰的,不冷不熱,正是我心中所期盼的天氣。

            為瞭不讓這樣的“好”天氣快速的流失過去,我拿瞭些錢,準備出去逛商場。

            又是昨天那個路段,一樣的樹,一樣的路,就是沒有一樣的天氣,一樣的人。

            過路的行人很稀少,隻有三四個行人,我哼著小曲,跨著大步向商場走去。

            誒?又是昨天的那個小女孩?隻見那個小女孩笑瞇瞇的看著她,那眼神很詭異……很詭異……

            “姐姐~”還沒等我說話,那個小女孩便先開瞭口。

            “嗯?有事嗎?”

            “姐姐,我今天還你昨天你給多瞭的錢。”說完,小女孩從口袋裡掏出錢,放在瞭我的面前。

            當時我的臉色就變瞭,臉上毫無血色,更多的是驚嚇。冥幣!!那是冥幣!!

            “姐姐,昨天打著那把傘有沒有什麼感覺啊?”小女孩測過臉,一臉笑容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我沒有說話,不,更多的是還沒有回神,隻是盯著她。

            “呵呵~姐姐,我就知道,是不是頭很痛?”小女孩說到這,面色改瞭改陰笑一聲。“頭痛就對瞭,因為那把傘,是在吸你的魂!吸你的魂!”小女孩開始變得面目猙獰起來。

            我被她那高昂的聲音給嚇回瞭神,不管不顧,立馬向傢沖,可是,我的頭越來越痛瞭,最後暈倒在路邊。周邊沒有一個行人……

            “醒醒……醒醒……”我仿佛聽見一個人在叫我,於是,我便向回走……緩緩睜開瞭眼睛。

            我睜著模糊的眼睛,看著周圍的人,陰陰的天氣已經有瞭一絲陽光,本來沒有行人的路上也漸漸人多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我緩緩坐起身,看向叫醒我的老人:“這是……哪裡?”

            “你暈倒在瞭路邊。”

            我回想瞭一下。頓時大驚失色。

            “怎麼瞭?”老人問。

            我把情況一五一十的向老人說瞭。老人的臉色一下比一下白。

            “那個女孩在前好幾年就死瞭。因為事情久遠,所以人們都把這件事給忘瞭。”

            頓時,我臉色煞白。

            “當時那個女孩在街上買綠傘,但是,當時她去馬路的對面推銷傘,也許是太過急切,沒有註意到車,其實,如果當時那輛車的主人及時踩剎車,也不會釀成悲劇,而那個開車的是一個女人,應該是新手吧,誤把油門當剎車,當場小女孩就不在人世間瞭。”說完,老人眼底閃過悲痛。

            聽瞭一遍,感覺小女孩挺可憐的。

            我回到傢,看瞭那把遮陽傘,心生一股寒意,於是,我找瞭一個好地方,把那把綠傘埋瞭……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每當孤身一人的女人走在大街上,都會看見那個賣綠傘的小女孩,誰也沒有看到……

            那詭異的一抹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