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r7brm'><strong id='r7brm'></strong><small id='r7brm'></small><button id='r7brm'></button><li id='r7brm'><noscript id='r7brm'><big id='r7brm'></big><dt id='r7br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7brm'><table id='r7brm'><blockquote id='r7brm'><tbody id='r7br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7brm'></u><kbd id='r7brm'><kbd id='r7brm'></kbd></kbd>
  • <span id='r7brm'></span>
      <fieldset id='r7brm'></fieldset>

        <dl id='r7brm'></dl>

        <i id='r7brm'></i>
      1. <i id='r7brm'><div id='r7brm'><ins id='r7br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ns id='r7brm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r7brm'><strong id='r7br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r7brm'><em id='r7brm'></em><td id='r7brm'><div id='r7br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7brm'><big id='r7brm'><big id='r7brm'></big><legend id='r7br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造墳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亚州情色_亚州色区_亚洲 图片偷拍网

              張雲是一名別墅設計師,在業內頗有名氣,找他設計房子的人絡繹不絕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,他待在房間裡加班。正當他飛快地敲打著鍵盤的時候,一陣風吹起瞭簾子,屋裡的燈忽然熄滅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停電瞭?”張雲找來蠟燭點燃。

              微弱的燭火飄忽搖曳,在地上拖出一個長長的陌生影子。

              他抬起頭,倒吸一口涼氣:房間內不知何時多出瞭一個傢夥,面白如紙,雙腳離地,一雙眼睛瞳內渾濁不堪,死氣沉沉。

              張雲鎮定下來,壯著膽子問:“鬼大哥,你找小弟有事嗎?”

              對方馬上笑瞭:“你是這一帶最傑出的設計師,我找你當然是幫我設計房子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大哥,我是設計別墅的,不是造墳墓的啊!”張雲急瞭,語氣中帶著哭腔。

              “觸類旁通嘛,這事還不是小菜一碟?”鬼見張雲還是太不情願,立刻沉下瞭臉,“你要不願意,把命給我就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,張雲沒辦法,隻好應瞭下來,鬼這才滿意離去。

              張雲開始研究設計墳墓,一個星期後總算出瞭設計圖。鬼如期而至,看瞭一眼圖紙,不停地點頭稱贊:“好,這墓設計得夠氣派、豪華,我喜歡!”張運松瞭口氣,卻又看見鬼在懷裡來回摸索,好像在找什麼東西,剛放松的心情又緊張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找到瞭。”鬼松瞭口氣,像是變戲法般從衣服裡捧出一個銀色的金屬箱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是你的報酬。”它說完打開箱子。張雲隻覺得一顆心狂跳不已,裡面裝滿瞭錢,圖紋幾乎閃花瞭眼。直到對方離開瞭,他才清醒過來,一陣歡呼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星期後,那鬼又來瞭。不同上次的是它還帶瞭一群同伴:都是要求設計墳墓的。

              張雲一一幫它們解決,作為回報,一個個銀色皮箱堆滿瞭房間。

              張雲現在對錢都麻木瞭,他隻是越來越奇怪:鬼裡面也有窮鬼,它們究竟是怎麼弄到這麼多錢的?

              早上,他坐在桌前喝著豆漿,他早就把工作辭瞭。

              張雲拿起旁邊的報紙,一條消息映入眼簾:“近期多地出現墳墓改建現象,豪華墓地數量一路猛增,風格疑似出自同一人之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張雲一驚,馬上明白這是自己幹的,心裡不免得意起來。他接著看另一版面,這裡刊登瞭另一則新聞:最近全國各地運鈔車晚上頻頻被劫,劫匪中彈不倒,來去如風……警方正根據錢的流向,縮小搜查范圍,抓捕嫌疑人。

              “砰”的一聲,張雲手裡的碗摔得粉碎,他傻傻地看著堆積如山的錢箱,直冒冷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