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nick'><strong id='nic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nick'><em id='nick'></em><td id='nick'><div id='nic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ick'><big id='nick'><big id='nick'></big><legend id='nic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nick'></dl>
        <i id='nick'><div id='nick'><ins id='nic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nick'></fieldset><span id='nick'></span>
        1. <tr id='nick'><strong id='nick'></strong><small id='nick'></small><button id='nick'></button><li id='nick'><noscript id='nick'><big id='nick'></big><dt id='nic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ick'><table id='nick'><blockquote id='nick'><tbody id='nic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ick'></u><kbd id='nick'><kbd id='nick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i id='nick'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nick'></ins>

          幽靈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7
          • 来源:亚州情色_亚州色区_亚洲 图片偷拍网

          我六歲瞭,第一次發現院子裡大我月份的萍姐最漂亮也最幹凈,於是,我便非常喜歡和她一起玩瞭,躲貓貓,跳屋子…

          那是在初冬,陰天便很冷瞭,在外玩一會兒後,她便帶我進她傢烤火,一連數日,我倆玩得興致勃勃不亦樂乎。

          一個中午,我吃飯後又去找她玩兒,玩瞭一會兒,她說她還沒吃飯呢,吃飯瞭我們再玩,叫我進屋烤火,等她。我去瞭,坐在她傢火爐旁。突然,我發現角落裡一個幽靈在孺動,嚇得正要張口驚呼;定睛一看,才發現是位老人。我暗道:“我天天在這烤火,怎麼從來沒發現角落躺著一位老人?他是誰呢?”她傢是老木屋,光線很暗,於是我悄悄細致打量那老人,這一打量,我心頭立刻咯噔一下,背後涼嗖嗖的,發麻,仿佛見鬼般令我恐怖。我立刻走瞭出來。

          出來後,我一個人孤獨的坐在石頭上,心想:“那老頭是誰?看樣子兩三天就要死瞭。”想到死人的恐怖模樣,我便越想越害怕。這時,我聽見萍姐的父親問:“他怎麼出去瞭?”

          萍姐:“可能見我傢在吃飯吧?”

          她父親:“他吃瞭沒?”

          萍姐:“吃瞭。”

          她父親:“他飯也吃過瞭呀,還不好意思?叫他進來烤火吧,這麼冷的天,他傢大人都不在。”

          聽見萍姐往外走,我暗想:“自己進去又怕那老人,不進去怎麼拒絕?還是先回傢去吧。”於是立即往傢飛奔,萍姐出來時隻看見我漸漸遠離的背影。

          我一直不知道那老人是誰,長這麼大,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他,而且懷疑他兩三天就要死瞭,心中狐疑。晚上,媽媽回來瞭,我便問:“萍姐傢來瞭個老人,是誰啊?”
          媽媽:“她有個爺爺呀,九十六瞭,你還不知道?”

          我:“我今天才第一次發現。”

          媽媽:“他那麼大年紀瞭,可能不久人世。”

          我:“我猜他兩三天就不行瞭。”

          媽媽:“他病瞭?”

          我:“沒有,他還在吃飯呢。”

          媽媽:“那你說他兩三天就要死瞭?”

          我:“我猜他真不行瞭。”

          媽媽:“不準你當作外人說這樣的傻話。”

          我:“我沒敢對別人說。”

          媽媽:“一個人好好的,不可能馬上就要死瞭,你小,不懂。”

          我:“可是我看到他就覺得自己是看到瞭鬼。”

          媽媽:“你害怕?”

          我:“是啊。”

          媽媽:“那你別去他傢玩瞭。你自從生下來,看見老人,你哭的話,那老人很快就死瞭,你就會大病一場。”

          第二天,我沒再去找萍姐。

          第三天,聽說老人病瞭,招回瞭他所有嫁出的女兒。第四天黎明,老人逝去。

          封棺的時候是深夜,我正睡得香,媽媽特跑回來叫醒我,媽媽說死人封棺時若不叫醒我,我就會生病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