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 id='x3h6u'></i>
    <span id='x3h6u'></span>
  2. <tr id='x3h6u'><strong id='x3h6u'></strong><small id='x3h6u'></small><button id='x3h6u'></button><li id='x3h6u'><noscript id='x3h6u'><big id='x3h6u'></big><dt id='x3h6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3h6u'><table id='x3h6u'><blockquote id='x3h6u'><tbody id='x3h6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3h6u'></u><kbd id='x3h6u'><kbd id='x3h6u'></kbd></kbd>

    <acronym id='x3h6u'><em id='x3h6u'></em><td id='x3h6u'><div id='x3h6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3h6u'><big id='x3h6u'><big id='x3h6u'></big><legend id='x3h6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x3h6u'><div id='x3h6u'><ins id='x3h6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dl id='x3h6u'></dl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x3h6u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ins id='x3h6u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x3h6u'><strong id='x3h6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面人追兇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4
          • 来源:亚州情色_亚州色区_亚洲 图片偷拍网

          李炯回到傢就打開瞭電腦。今天是周末,她想玩個通宵。登錄QQ,同事揚子江的頭像閃動起來,消息是半小時前發出的,很醒目的紅色大字:如果有桃花魚加你,千萬不要理,並且要馬上關閉電腦!李炯暗自發笑。揚子江喜歡她,她心裡很清楚。所以,不管有什麼風吹草動,揚子江都顯得大驚小怪,一定告訴李炯。白天在公司就有人議論桃花魚,李炯覺得這跟什麼靈異帖一樣,不過是網絡中無聊的惡作劇。

            李煙正玩得興起,音箱中突然傳出一陣吱吱聲,有陌生人發來信息:桃花魚申請加為好友。李炯想到揚子江剛剛發來的信息,猶豫瞭一下,點瞭拒絕。兩秒鐘後,李煙的屏幕一團漆黑,然後盛開瞭朵朵桃花,一條條魚在其中遊動。突然間,所有的桃花都變成鮮血,一條魚猛地扭過身,那是一條美麗的人面魚。但不過剎那間,人面的五官紛紛剝落,變成瞭三個大大的黑洞!李煙感覺周身發冷,那張可怖的臉吐出鬼魂般的聲音:終於找到你瞭!”李煙再也無法忍受,一下子拔斷瞭電腦的電源。

            屋裡一片死寂,李煙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聲。她撥通揚子江的電話,詢問桃花魚是怎麼回事。揚子江問她看到瞭沒有,李煙否定瞭。揚子江嘆瞭口氣,問她有沒有時間,這件事不是一兩句話說得清的。當下,兩人約在距李煙住處不遠的咖啡館見面。揚子江緩緩講述起來。他說大概一個多月前,自己在相鄰城市的一個朋友被桃花魚殺死瞭。起先,他認為是一種病毒,可後來他發現不是,應該近似於幽魂之類。李炯身上起瞭一層寒意。揚子江喝瞭兩口咖啡,講起瞭桃花魚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朱軍是揚子江從小玩到大的朋友,兩個多月前,一個名叫桃花魚的陌生人申請加為好友,朱軍毫不猶豫地加瞭。他和桃花魚聊得熱火朝天,甚至以老公老婆相稱。朱軍提出視頻,桃花魚答應瞭。視頻打開,朱軍發現桃花魚竟是個魚身人面!當對方甩動著魚尾,幾滴水珠濺上屏幕,還有碩大的鱗片清晰可見時。朱軍嚇呆瞭。他要下線,桃花魚不讓,朱軍隻好謊稱老婆要回來瞭。瞬間,桃花魚面露猙獰,五官剝落,長長的魚尾從屏幕中伸出來。隔著幾百公裡的距離,魚尾將朱軍半截身子卷進瞭屏幕中,朱軍的頭就是被破碎的屏幕生生割斷的。

            李煙微微有些顫抖,問揚子江:是誰告訴你這些細節的?”“我有朋友在警察局,我看瞭聊天記錄,朱軍的房間有監控攝像頭,一切都拍下來瞭。

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李煙失眠瞭。桃花魚為什麼會盯上自己?她想去網上搜索,卻不敢開電腦。凌晨時分,李煙睡著瞭。不知過瞭多久,睡夢中的李煙聽到門邊傳來不規則的砰砰的聲音。悄悄走到門邊,那聲音像是有什麼在撲打著門。沉思片刻,李煙猛地打開門,門口空蕩蕩的,地上卻有一片水漬,門上也有。令她毛骨悚然的是,門板上不光有水漬,還掛著兩片碩大的魚鱗。李煙的頭發都要豎起來瞭。回到房間,她順手拿瞭根鐵棍,順著樓梯下行。在樓梯拐角處,她看到一條半人半魚樣的東西。那東西扭過身,原本絕色的美人魚變瞭臉,皮膚一寸寸剝落,變成瞭骷髏頭!李煙眼前一黑,昏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李煙是被下夜班的工人發現的。她被搖醒之後,朝樓梯拐角望去,什麼都沒有,仔細看才能看到淡淡的水漬。大清早,李煙打電話給揚子江。揚子江焦急萬分,說桃花魚可能並不想傷害李煙,否則她現在不可能安安穩穩地給他打電話。揚子江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:先搬到我這兒住吧。另外,電腦要格式化。

            揚子江本來是和朋友合租的,後來朋友出瞭國,另一間房正好可以給李煙住。李煙仔細詢問起桃花魚的來歷。揚子江說他起初也像李煙一樣,根本不信,可朋友朱軍死後,他在網上做瞭一些調查,發現還有另一個人死於桃花魚,他的網名叫一飛沖天。聽到這個名字,李煙的身子不由得一抖。揚子江詫異地看著她:你認識?”李煙問一飛沖天是不是一個開書店的男人,揚子江更驚訝瞭,說是的。李煙感覺自己如遭雷擊一般,無力地靠在墻邊。半晌,李煙問警方對朱軍的死有什麼看法,揚子江搖搖頭,說已經過去快兩個月瞭,還沒破案。

            搬到揚子江傢的第一晚,李煙吞下瞭兩粒安眠藥才得以入睡。可她剛合上眼睛,卻感覺到有一種異樣的東西侵入瞭腦中。她緩緩睜開眼,隻見墻面上打出一束光,像是投影。一條魚出現在墻上,先是魚尾,接著是一張清秀女孩的臉。那女孩回頭一笑,突然間,她的面前出現瞭一個女人。女人被倒吊著腳懸在高樓上,就像秋千在風裡擺來擺去。女人的頭越擺越近,李煙終於看到她的臉。就在繩子被砍斷的剎那,那張臉在李煙的眼前定格,李煙認識她!她怔怔地盯著那個女人不斷地下落,感覺自己要窒息瞭。終於,四周歸於一片黑暗,安眠藥幾乎是強制性地將李炯帶進瞭睡眠。

            清早,一陣敲門聲將李煙從睡夢中喚醒。揚子江已經做好瞭早飯,李煙渾身疲憊地坐起身,本能地臉扭向墻,墻上什麼都沒有。她徑直奔到電腦前。揚子江不解,問她要做什麼,李煙並不答話,打開網頁,呆呆地看著找到的那條消息:凌晨三點,一青年女子在郊外紅花會館墜樓身亡。女子系某廣告公司職員,死亡原因正在調查之中。盡管沒有圖片顯示,可李煙知道她是誰,她的網名是虞美人

            抓起外套,李煙飛快地出門,一直奔郊外的紅花會館。四十分鐘後,出租車停到瞭紅花會館門前。門前的廣場拉起瞭警戒線,地上還畫著白色人形線。紅花會館雖然蓋瞭沒幾年,可屬於違章建築,城市大改造,隻是拆遷還未開始。兩個保安在現場把守,李煙撒謊說是死者的姐姐。保安特意囑咐一番,放瞭她進去。李煙走到警戒線內,就在人形線的旁邊,她看到瞭大片水漬,還有一片碩大的魚鱗。